Dear Heaven,

六年了。

自討苦吃地去翻自己以前的日記,
「人為什麼非得長大不可呢?」看到自己以前寫的句子想笑,
可是眼淚卻先掉了下來。

許多情景都還記憶猶新。
比如坐在機車後座總是被妳的一頭長髮拍打臉頰,
比如妳躺在瑞瑞身邊自己也一起睡著的模樣,
比如我穿著白色的高中襯衫看著妳的棺木被送進去火化。 

 

好奇怪,明明都已經過了兩千多個日子,
為什麼現在想起依然會覺得很難受,
為什麼至今我聽到張懸的寶貝都還會想哭呢。

 

如果真有另外一個世界的話,妳在那邊應該混得不錯吧,
我相信到了另一邊你一定是過著不需要為錢所苦的悠哉生活,
因為過去妳已經承受太多太多。

 

六年。感覺自己好像改變了很多,又似乎什麼也沒有改變。

改變的是一些想法。
自從上大學後,靠著獎學金和打工過日子的我,
原本對「描述家庭狀況」一事感到極端排斥,
對我而言那無異於揭自己血肉模糊的傷口去給別人看,
但為了生活又不得不如此。 

這學期我也一樣做著同樣的事,不過也許是待在大學的日子開始倒數,
總覺得沒有那麼在意了。

 

我總對自己和媽媽說最壞的時光已經過去,將來只會更好不會再更壞了。

但事實上家裡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對我來說那道隘口始終都在同樣的地方,我找不到度過的方式。 

 

親愛的Heaven,就算發生了這麼多不好的事,
可是這些年來我很幸運地遇見許多對我很好的人,
不管是同輩親友還是師長,他們都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雖然用著緩慢一如原地踏步的步伐,但跨過那道隘口,
我們是否也能夠從痛苦與憎恨中解脫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lcifer 的頭像
calcifer

Dear my unhappiness

cal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yy
  • 會解脫的....就如同你所說(最壞的時光已經過去,將來只會更好不會再更壞了。)
    況且她也會在另一個世界庇佑著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