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嬉遊

sp01.JPG

庚寅暮春之初,連寒陰雨數日,蓋鋒面所致也。一日早晨寤於學舍,晨光自窗欞透出,窗外啁啾不絕於耳,遂驚覺寒氣漸散而春暖將至。乃起身著衣梳洗,行經舍廊下,因學期甫告終,所遇者不出二人,同窗亦多半返家。早膳畢,見舍外日暖風和,於山居時日中,實屬少見之景,遂邀比舍好友阮生,結伴同遊學舍後山賞花。

公元2010年的早春,連續下了好幾天的雨,大概是鋒面造成的吧。某天早上在宿舍醒來,陽光從窗戶透進來,窗外小鳥嘰嘰喳喳,突然發現天氣開始變暖了。起床刷牙洗臉換衣服,經過宿舍走廊,因為學期剛結束所以只遇到小貓兩三隻,同學們也大部分都回家了。吃過早餐,發現外面天氣似乎還不錯,在住宿的日子裡是挺難得的景象,因此邀住隔壁的好友阮生,一起到宿舍後山賞花。

sp02.JPG

(但其實宿舍後山什麼都沒有,毫無回應,就只是個草原

sp03.JPG

(鏡頭往草原拉近一看還可以發現疑似採茶姑娘的歐巴桑)

沿坡而行,道旁碧草如茵,新綠之間,偶見小黃花點綴,有蝶舞於其上,翩然振翅,煞是可愛!見兩蝶穿梭其中,飛花撲翅,作嬉逐貌,猶似兩小兒戲耍於花草間。昔有莊周夢蝶之故,今吾與阮生之於此如畫風景,不亦化蝶於其中乎?

沿著坡道一直走,路邊草綠得像是地毯一般,萬叢綠中可以看見好幾點黃,有蝴蝶在上面飛舞,看起來好可愛!看見兩隻蝴蝶在玩「喔呵呵,來追我呀~」的遊戲,就像是兩個小鬼在玩追趕跑跳碰一樣。古時候有個叫莊周的人夢見自己變成蝴蝶,今天我和阮生身在此山此景,不也像是化作其中的蝴蝶了嗎?

sp05.JPG

(後山到處都有這種小黃花)

sp06.JPG

(好像是蒲公英的花呢)

尋環山二道三百步,得一陡坡,朝陽漸烈,雖有東風拂面,亦微汗透衫。近山頂,見疏林一片,枝上數點桃紅,含苞待放,道旁有一石碑,上書:「紅櫻展枝望新年」。嘗聞黌舍後山有櫻花林,今見此景,不禁歎曰:「噫!蓋吾等此一賞花行,時之過早矣!」。

沿著環山二道走了幾百步,開始有個很陡的坡,太陽愈來愈大,雖然偶爾有風吹拂在臉上,依然爬山爬到汗流浹背。靠近山頂的地方有一小片稀疏的林子,樹上有幾點桃紅,是還未滿開的花苞。路旁一座石碑寫著:「紅櫻展枝望新 年」。以前曾聽說學校後山有櫻花林,今天看到這景象,不禁感歎:「喔不!我們這次來賞花的時間實在是太早了啊!」

sp04.JPG

(數點桃紅)

sp08.JPG

(在我還在拍照時就繼續走的阮生)

復行數百步,至山頂,得一木造亭臺,有桌椅數張,吾與阮生便稍作歇息。道旁有一路牌指往樟山寺,前去察看,為一蜿蜒石階,階旁繁花錦簇,極其絢麗。嘗讀《牡丹亭》<遊園>一曲,想杜麗娘所言:「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今甚有同感。雖奼紫嫣紅開遍,行於階上數步後便折返,蓋因日漸長而體力衰,遂定樟山寺為下回行旅之目的。

又走了幾百步,到了山頂,看見一塊上面有著桌椅的木造平臺,與阮生在這裡休息一會。路旁有個路牌寫著往樟山寺1km,上前去瞧瞧,是一段往上的蜿蜒石頭階梯,階梯旁開了好多花,以攝影的說法就是彩度非常地高。以前曾讀過《牡丹亭》中<遊 園>的段落,杜麗娘說:「不到園林,怎知春 色如許!」今天覺得她說的真是太中肯。雖然花都開好了,但我們往上走了幾階便回頭,因為兩人都累了,因此決定下次有機會再往上去樟山寺逛逛。

sp09.JPG

(1km好像很短但如果是上坡路的1km可就有點漫長了)

sp10.JPG

(往樟山寺的石階)

sp11.JPG

(恁今春,關情似去年?)

sp12.JPG

(化作春泥更護花)

遙望遠山,翠微蒼綠,悠然淡青,還自低吟,憶去年中負笈北上,至今已過半載矣。思及過往,嘗想居山中享閒居之樂,余自小生長於城,久居坊市喧囂之中,鮮有機緣得見此番景致,今雖未見花開,亦乘興而來,盡興而歸。

對著遙遠的山頭眺望,山景有點綠天空有點青(?),自己喃喃回想去年中才剛來到台北唸書,到現在也不知不覺過了半年。想到以前,曾經夢想到山林隱居;我從小就在城市長大,長久以來住在住宅商店吵嚷環境中,很少有機會看見這般景象,今天雖沒看到櫻花滿開,依然快樂出遊,開心回家。


--

正常字色是我的國文課作業,要用文言文寫一篇作文;
綠色字是雖然原文已經很白話卻還是硬要隨便翻譯一下的譯文,

隨興而作,請不要太過認真看待此文(正色)

sp07.JPG

最後,感謝阮生的努力與橘子的相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lcifer 的頭像
calcifer

Dear my unhappiness

cal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