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來是週五要打的BLOG
但我忘記昨天本來想寫啥了,於是就隨想隨寫吧。

下週又要檢查詩選劄記了,班上好像有許多人並不喜歡教詩選的馮公。
除了討厭他繁重的作業(劄記&背詩),
我聽過不只一個同學說他根本沒在上課、從他身上學不到什麼。

不知道是因為開學前便從學姊那得知馮公的為人和上課方式,
還是我個人亦十分喜歡古典詩的緣故,我並不討厭馮公。
甚至在聽他講述某些詩句或故事時,我覺得還挺有趣的,
我並不認為從這樣一位老師身上會學不到東西,
至少有些典故和故事是我從未聽聞過的。

另一方面,雖然我常哀嚎劄記寫不完了云云,但翻著自己寫下的一篇篇劄記,
寫的密密麻麻的活頁紙看了真是賞心悅目(?)
背詩也不是啥困難的事,只是人總有惰性會讓作業山積...

雖然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背詩寫劄記說不定是痛苦的事,
但當我聽到自己的同學用難聽的字眼去罵一個老師的時候,
心裡還是有點不太舒服。

算什麼呢?不爽不要來嘛(大絕) 
既沒有翹課的勇氣也沒有與老師相提並論的學識,
用著下流的字眼私底下辱罵著,課堂上卻又笑嘻嘻的同老師應答,
真讓人不解啊。


不知不覺囉嗦了一堆詩選的事,
下週詩選課開始上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

期中考期間文思泉湧,字句在腦海中載浮載沉,
似乎在這種時刻特別想寫字和看小說;
但前天剛考完所有科目的此時此刻,卻又不知該從何下筆才好了。

--

最近偶爾會覺得自己有點中二,
而在覺得自己中二的同時又盡力想避免那些中二思想,
這樣一來表示我真的挺中二吧(啥)
所以以下也許有些是中二病發作的呻吟(?)

討厭中二病以及想太多等症狀者請速速離去。

--

上大學後好像就是一連串的自我介紹和選擇,
老實說我一直覺得必須重覆不斷地和別人互相自我介紹、忘記對方、再次自我介紹,
是一個很奇怪的過程。
但這彷彿是大學必經的一種儀式似的,
活到現在十九個年頭,我的自介頻率在開學後短短兩三個月達到巔峰(?)

至於選擇方面嘛,從高中的尾聲就開始了,
選擇要讀什麼學校什麼科系、選擇要修什麼課、
選擇要不要玩社團、要玩的話又要加入哪個社團、
選擇要不要打工、是要家教還是餐飲業還是學校行政、
選擇要不要參加系隊系卡系烤系學會或是一切系上活動、
....好多好多的選擇接二連三地出現在生活中,推著我們不斷向前。

曾經我以為自己總是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並且能夠勇往直前去追求。
但上了大學後,我卻常常在選項間徘徊猶疑,
因為想做的事實在太多了。

眼前是金山銀山,是無數條通往四方的路,
自己究竟想從中攫取什麼,又想前往何處呢?
我不想四年之後空手而還。

躁動的情緒持續在鍋中悶熱攪拌著,
什麼時候我也成了自己所厭惡,
會在網誌上無病呻吟的傢伙。

光是想有什麼用呢?
--總好過什麼都不去想。
我是這樣對自己說的。

--

上了中文系最常被問到的當然是:
畢業以後要幹嘛?當老師嗎?/當作家嗎?

這實在是很深的誤解。
的確系上是有不少打算修教育學程的同學啦,
但我倒是沒想過走老師一途。

只是我倒是好奇,除了我能想到的幾個外....
有什麼科系是一畢業就能馬上從事和所學正相關的工作?
(完了完了要戰科系了)

臺灣人老是把大學當成職前訓練所,
除了醫護、會計....那些系所外,
有啥科系是出來就有和自己所學正相關的職業啊?
商院管院就比較高檔嘛?
至於法學院,殊不見每年幾千幾百的法律系地縛靈在考公職呢?
沒有要戰學院的意思啦(一次得罪三個院還得了)
只是為文學院的有些打抱不平罷了。

不要用那種同情般的語氣說著:
「是喔,你唸中文系喔,那以後畢業(略)...」嘛,
我很喜歡中文耶,聽到可是會很傷心的喔。

中文系的原罪彷彿就是
從大一開始必須不斷被關心未來發展(?)。

另一方面我也很氣自己在這種時刻,總是回答不出讓自己滿意的答案。

--

關於寫作一事,我從沒有很認真地去檢視自己的文字
(簡單來說就是自己看得高興就好),

進到中文系以後才發現不少人背後有著某某文學獎之類,
還有幾乎每科都有必須動筆書寫的作業。

在看過同學們的文章後,以及課堂上的種種要求,
於是有種近似於「被逼得不得不動筆」的感受在心中萌芽,
我開始用著自己笨拙的文字想寫點什麼。

過去也許曾經被說文筆很好云云,
但我以為那種用來考試的作文並不足以成為判斷的依據。

小說、散文、新詩....上了高中後我好像沒嘗試去創作過什麼。
我想要自己的文字能夠透過紙面碰觸到別人的心,

並且有著鮮明的個性,讓人一眼便能認出那是我。

因為堂錡大手的大力推薦,我到書店去翻了朱天心的擊壤歌。
非常能夠理解老師當年為那本書瘋狂的模樣。
但知道這本書是在朱天心19歲時出版的時候,
心中不禁有著淡淡哀傷(?)
同樣是19歲,自己寫出來的東西卻......
何況朱天心還不是中文系的
(原來自己也會在不知不覺中為中文系扣上會寫作的帽子)。

但我又隨即想到,村上春樹不是29歲才開始寫作的嘛?
距離村上春樹首次發表作品的年紀,我還差了十年呢。

何況我只是心血來潮地覺得自己應該認真寫些什麼,
並沒有張愛玲那種「出名要趁早呀! 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的野心。

--

只怕到了最後,
發現自己不過是口乾枯的井,
那會是多麼失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lcifer 的頭像
calcifer

Dear my unhappiness

calcif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腐
  • 我最近也好想寫文可是什麼都寫不出來........(悲傷)
    看了心有戚戚啊><(根本不一樣好嗎)

    順便宣傳一下Lucy/Cass好萌>////<
  • 你可以繼續創作微小說(?)

    calcifer 於 2009/12/03 22:45 回覆

  • BOSS
  • 你度數加深嗎 頭往井裡探得還不夠或者太黑所以沒看到
    裡面一定有水
    因為我剛才舀起來而已
  • 雖然沒啥關聯性
    但我想到幾米的《希望井》
    掉落深井,我大聲呼喊,等待救援……
    天黑了,黯然低頭,才發現水面滿是閃爍的星光。
    我總在最深的絕望裡,遇見最美麗的驚喜。

    另外我度數是真的加深了

    calcifer 於 2009/12/03 22:47 回覆

  • 有錢歐
  • 我的國文很差阿Orz